拉帕努伊国家公园


拉帕努伊是当地人对复活节岛的称呼,证明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波利尼西亚人约在公元三百年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社会,他们不受外部影响,创建了极大的且富有想像力的,独特的巨型雕刻和建筑。从十世纪到十六世纪期间,这个社会建筑了神殿并树立起了巨大的石像,称为莫阿伊,它们至今仍是一道无与伦比的文化风景,使整个世界为之着迷。


  挪威考古学者兼人类学者海约达赫尔对复海活节岛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他用西印度轻木做成木筏,用芦苇做船,在海上成功地行驶。


  这一事实足以证明了古代人类,按推算是原始人,完全能够用这种船进行远距离间的接触与交往。

  目前已发现印加社会前期,玻利维亚境内的喀喀湖附近的蒂瓦那河与复活节岛之间曾有过联络。另外与秘鲁也似曾有过连系。据说西班牙征服者在秘鲁曾耳闻有一个遥远的西方的岛国的存在之传说。最初的探险者们在复活节岛发现的芦苇,还有些蔬菜如:马铃薯、丝兰等,这类植物原先都生长在南美一带的。复活节岛上传说长着长耳朵的都来自东方,在他们之后,从西方又来了短耳朵的。这一传说提示了最早的定居者来自印加之前的拉丁美洲(目前已知道那里的人们确实总要把耳朵拉长),随后而来的是波利尼西亚人,他们推翻了那些被宗教迷惑住了心窃的长耳朵人。


  复活节岛上有些稀奇古怪、令人费解的现象,这充分说明了现实往往比小说更为离奇。它是个火山岛,形状略带三角形,体积为16×18×24公里,独自静静地躺在太平洋中,离其他人类居住的地方有几千公里之遥。1722年当欧洲人在复活节那个星期天初次登上此岛时,首先见到的便是这些围绕着岛排成圆形的不计其数的巨大石雕,它们令人费解地凝望着远处的大海。岛上的人们友好地举着火把欢迎来访者们登陆。在火光映照下,船长罗杰芬与他的荷兰船员们发现这些岛民有三个人种:黑人、红种人和长着红发的白种人。他们中有些人在长得特大的耳垂上戴着圆盘般的耳环。这些人似乎特别敬畏巨大的雕像。他们很友好,只不过总想要把伸手可及的东西占为己有。


  岛上几乎见不到妇女,而且人口中很大一部分似乎钻入地底下洞穴中去了,使人看不见。1770年一队西班牙探险者们从秘鲁出发来此岛上时,也曾有过类似发现。岛上的人仍很友好,土地也耕耘得很好。

  然而事隔四年,当库柯船长到来时,情形截然不同了。原先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战争的岛上,百无聊赖的人们,站在已经荒芜了的土地上,手持木棍与长矛,满怀敌意。那些巨大的石雕不再受人敬仰,被推翻在地。到了19世纪,这里成了奴隶贩子出没之处。直到复活节岛被侵犯,摧残,即将遭到毁灭的时候,西方世界才终于开始了对这里一切的研究,研究岛上的人以及他们的文化。


  西方传教士向岛上幸存者们传播基督教,说服他们放弃对梅克・梅克神的信仰而改信耶稣上帝。牧师在去传教时发现当地人的屋里都供着一种小神像,不过显然他们对这神像并不举行什么庄重的祭礼。后来发现了刻有象形文字的木板,这证明岛上的人是懂书写的。有一些这类木板意被判定为异教徒的宣传工具而遭毁坏。


  另外有一些则有幸被保存下来了。有些当地人称之为“荣戈―荣戈”(rongo-rongo)的经文,是一些刻写在木板上的文字,第一行先从左往右写,下一行则从右往左写,以此换行换方向地往下写。至于这些象形符号的含义,则始终是个不解之谜。


  复活节岛上最神秘的还是那1000来个巨形石雕,当地人把它们叫“莫艾”。其中不少高约3.7―4.6米,重约20.3吨,还有更大的,足有9.8米,重为91.5吨。这些雕像头部硕大,下巴向外突出,耳朵则往下伸得很长。有些石雕顶部有块红岩石,就像是戴了一顶“帽子”。另外,在一个石坑处还发现一些石雕的半成品。复活节岛上的巨大的石雕默默站立着,神秘地凝望着太平洋。


  人们一直在思索,古代复活节岛上的人们究竟采取什么方法,才成功地搬动了这些如此这笨大的石雕呢(当地的传说不容分辩地扬言石雕自己走过去的)?调查表明石像重心偏低,所以只要15个人用绳子便能把其举起并迅速移动。这些石像都没有腿。有趣的巧合是,复活节岛语言中有一个动词,其意思就是不用腿以缓步向前。关于石雕的制造与搬移已不再是个谜了。但是至今仍令人们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石雕究竟代表什么?代表神灵,还是代表他们的祖先?它们又为何凝望着远方的大海?雕像对此却始终缄默不语。



上一篇: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