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林根和维腾贝格的卢梭纪念馆


所属洲:欧洲

编号:516-019

  1996年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C(IV)(VI)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在萨克森的这些纪念馆展现了马丁・卢梭和他的信徒米郎克荪的生活。纪念馆包括米郎克荪在维腾贝格的住所、卢梭(1483~1546年)在艾斯林根和维腾贝格的住所、教堂以及他1517年10月31日发起世界宗教和政治革命新纪元的城堡教堂。

  马丁路德出生在一个从中世纪向现代化过渡的时代,这个时代充满了动荡不安,人们越来越怀疑已有的世界观,同时,人们又对世界充满了新的虔诚。无论在艺术方面,还是在科学方面,人文主义者和文艺复兴者都把教会的墨守成规抛在一边。建立的大学越来越多,其中包括维腾贝格大学。它是萨克森州诸侯弗雷德里克・特・维斯于1502年在所居住的城镇创办的。这所大学很快发展为德国最著名的几所大学之一。1525年6月马丁路德的婚礼给遭遗弃的修道院带来了新的生命。

  路德在1514年曾经是圣・玛丽教堂的一个牧师。他认为"一个基督教徒是掌管万物的自由人,也不受制于任何人;同时,一个基督教徒是万物的仆人,也受制于每一个人。"在1517年的春天,发生了一起滥售免罪符的事情。那些有罪的人只要买约翰・特策尔的免罪符就不必再为他们的罪行担心了。在1517年10月31日,路德写信给教堂负责人,要求立即停止滥售免罪符的行动。他还随信附寄了自己的95个反驳论题。这些论题标志着宗教改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这次改革推动了继续反对罗马的战斗,然而却违背了路德自己的最初意愿,即仅靠圣经教义来取得成功。对路德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把《新约》从原来的希腊文翻译成德文。而且还要思考如何实践改革的问题。路德的追随者在维腾贝格进行了这项改革。牧师们结婚,不再举行弥撒仪式,双方思想得以交流,并组织了一个"同心会"。1522年3月,路德已经打破了对旧偶像的崇拜,对新合约的需求或者甚至是暴力的需求变得迫切起来。他稳妥地接管并规范了这场运动。然而,马丁路德依然坚信,可以只通过圣经教义取得成功。在1523年,路德最终自己首先开始了宗教改革。1520年和1521年是改革运动的决定性阶段,马丁路德编译了教堂和非宗教的全面的改革内容。1520年6月15日,教皇威胁要把他逐出教会,这使改革达到了它的第一个高潮。教会给反叛者60天的时间以让其收回他所教的所有东西。12月10日,改革者当众焚烧了教规书籍、出版物以及一份教皇布尔法令的复件。这样,于1521年1月3日,教会正式驱逐了路德。教皇宣布路德是一个被驱逐者,按照帝国法律是必须被驱逐的。然而,又给路德一个最后撤消改革的机会,在1521年4月18日,路德在沃尔姆斯的国会中勇敢的坚持了他的教义,这样,皇帝查尔斯五世便把他置于帝国的严禁之下。

  路德纪念馆原本是为定居在那儿的隐士建立的一所修道院。萨克森州的诸侯弗雷德里克・特・维斯把这个纪念馆跟他于1502年在维腾贝格建立的大学连在了一起。在1504年和1507年间原来圣神医院的一部分也跟它建在了一起。计划中的修道院建筑只有南翼得以完工。早在1556年以前,修道院的拱廊就已经被拆除了。1518年,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然而,在1522年修道士们解散的时候,仅修完了所谓的寝宫部分。修道院建筑包括四个讲经大厅,还有食堂和圣经教室。原计划在修道院中建设更多的建筑,但最后只完成了少数几个附属建筑。1503年前存在的医院小礼拜寺,修道士们将它作为教堂使用。新教堂的建设始终没有完成。1524年,政府将此建筑指定为马丁路德的私宅。马丁路德在1525年结婚后跟他的家人一直住在这儿。在1532年,该地区的诸侯正式将这幢建筑物给马丁路德作酒店用。1535年后,马丁路德就对它进行了修改,他扩建了地下室,把西翼改建为自己的家庭居所,即"路德起居室",直至现在,它还完好无缺。他的妻子,卡塔琳娜・冯・博拉,定制了一扇很大的正门,门中央是一个壁龛和一个弧形的龙骨尖顶饰物。

  为了迎接1983年马丁路德的500年诞辰纪念日,在1980-1982年间对它作了刷新。室内的一切,包括墙壁、地板、天花板和门的构造都是完好无缺的,保持了19世纪的房屋设计特色。

  路德于1935年在一层的大厅中竖立了一面墙,这样,起居室就形成了。它是路德生活、学习的地方。直到今天,它的主要部分依然保持完整。

  从1983年起,路德纪念馆主要展览"1483-1546年的马丁路德",讲述他把改革作为终身事业的事迹。11间房子中的大约1000幅陈列品展示了他生活工作中最重要的阶段。



上一篇: 泽列纳-霍拉的内波穆克圣约翰朝圣教堂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