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什低谷考古遗址


最近,在埃塞俄比亚阿瓦什河谷的哈达尔,发现了一块上颌骨,成为人类出现的最早证据,将人类出现的年代推进到233万年前。堂・约翰松带领的野外考察队队员在一处陡峭山坡的冲刷物中发现了这块上颌骨,同时发现了一些石制工具。牙齿的尺寸和形状以及腭骨形状与东图尔卡纳和奥杜威发现的能人极其相似。但哈达尔的标本不完整,无法判定是否属于真正的能人。最早的石器也发现于埃塞俄比亚,年代可追溯到250万年前。也许将来能够证明,最早出现的人造石具与最早出现的人类相一致。

先前认为智人的祖先为单一世系,新人种脱胎于旧人种。但新发现表明情况远非如此简单。现在认为最早的人种是能人,也是最早的工具制造者,大约200万年前发源于奥杜威峡谷和东图尔卡纳。但发现的KNM-ER1470号颅骨,其年代也可以推算到200年以前,而且代表了一类特殊人种。这一发现改变了先前的解释。这两个人种同时生活在同一地区。与此类似,过去人们一直相信,从非洲大量外出的直立人形成了尼安德特人,尼安德特人形成了智人。最新发现和新的年代测定技术显示,尼安德特人与智人共同生活了好几千年,再次说明单一世系的理论是错误的。

  从250万年前最初的特殊用途石器制造,到现今我们亲历的快速指数级技术发展,人类世系以技术发展水平为特征。最早最简单的石器制作技术,奥杜威文化期工艺原样保持了100万年,直到150万年前阿舍利文化期工艺出现才告终止。阿舍利工艺同样慢慢变化了将近100万年,直到60万年前早期智人出现。只有到了大约一万年前,技术创新的速度才加快起来,直到今天的日新月异景象。主要原因是现代人类的交流方式日益成熟。交流方式的发展是现代人类最有意义和独一无二的特点,是我们今天以指数级速度开发技术的基础。


  由于大脑尺寸的增大,智人具备了动物王国中无以伦比的学习能力。能够随时间的推移而积累知识。人类的童年延长了。这一时期年轻人的知识积累不只通过经验,也通过老一代人的传授。交流成为人类学习的基本工具。

  语言的创立是人类历史的重要里程碑。发现可以用文字记录事件和事实是另外一个重大突破。收音机、电话、较晚出现的电视、录象机和光盘只读存储器极大增进了我们的交流能力,最近几年,因特网为我们的交流能力开放了另一个更巨大的空间。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把过去许多代人积累的无比巨大的知识库记录下来,我们可以让未来的人类更容易获得这些知识,作为进一步发展的基础。阿瓦什中期研究计划是一项国际性多学科研究,目的是在地质构造学、火山学和沉积学方法的框架内,确定中新世晚期以来阿法尔裂谷南部的准确地质信息,以便解释人类的起源和进化。项目主要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作为加洲大学伯克利分校与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合作研究计划的一部分,来自洛斯阿拉莫斯的研究人员获得了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地球物理与行星物理实验室的资助。

  阿法尔洼地位于埃塞俄比亚主板块、亚丁湾和红海裂谷的交汇处。在这里,阿拉伯、索马里和非洲大陆板块发生断裂和漂移,形成原始大洋地壳。阿法尔裂谷形成了一块三角形洼地,特点是遍布地垒地堑结构,强度不同的地质构造运动和火山喷发形成的轴向断裂朝着埃塞俄比亚主裂谷下沉。与阿法尔裂谷中央底面不同,裂谷南部主要由中新世晚期和第四纪湖泊与河流泥沙沉积岩组成。最近的火山与地质构造运动局限于一狭长的轴向地带,这一地带有玄武岩熔岩荒原,裂缝,巢状火山渣体,地堑和地垒。最近对阿法尔南部阿瓦什中部地区的研究表明,中新世晚期玄武岩的隆起和断裂分布在裂谷底部和地堑边缘。这些火山岩和相关沉积物向轴向地区减少。进行地质化学和地质年代分析,取得这些熔岩荒原的空间和时间分布以及相应构造特点的证据后,就可以确定阿法尔裂谷南部地区岩石圈和火山构造发展的历史。混合河流和湖泊沉积岩的火山岩,为下沉和沉积速度以及盆地的总演变提供了时间证据。沉积岩富含化石,科学家正在进行系统研究,以便评估地质过程对动物区系包括人类演化的影响。


  大多数中新世、上新世-更新世古人类学遗迹,提供了我们的祖先曾聚集于东非裂谷的证据。这不是巧合,因为火山和地质构造运动反映了裂谷盆地和台地的形成,而同时期的沉积物反映了裂谷范围内生命增殖和动物区系的保存以及花卉遗留的动态环境。与裂谷演变相关的火山和构造运动生成了台地和山脉。盆地内的大多数沉积物来源于裂谷内外的这些隆起。熔岩、火山碎屑和火山灰反映了化石被快速掩埋并保留下来。在掩埋成岩过程中,水与岩石的相互作用包括:硅化作用、骨化、沸石化作用、长石化、粘土形成、成土作用,都对化石在火山碎屑中的保存发挥了作用。夹杂化石沉积物的火山岩还为地质演变、动物进化、古代环境、早期人类行为和石器技术提供了研究证据。

  由于缺少含化石的沉积岩,缺乏东非地区第三纪中新世古生物学、古环境、古生态方面情报。通过当地少数第三纪晚期化石沉积岩,可以获得大量物种产生和早期演化的重要信息。但代表重要时期(1000万-500万年)的化石有很大空缺。这些化石与理解类人猿和原始人类的分化、灭绝、以及大量分类联系密切。阿瓦什河谷中部含中新世晚期化石的沉积岩填补了这个空白。最古老的人科动物部分头骨的发现,以及最近的许多发现,使阿瓦什河谷中部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古生物学遗迹。从沉积岩中采集的标本超过5000件。为彻底了解阿瓦什中部岩石代表的地质时期(530-390万年)的地质和古代环境,现在研究工作正努力扩展到中新世晚期(1000-500万年)裂谷西部边缘。同时,裂谷谷底暴露的中新世和更新世沉积岩也在进行研究。

  对阿法尔裂谷南部阿瓦什中部地区,现在已制定了可靠的研究步骤。将利用多种方法如生物年代学、火山灰化学、火山灰年代学,40氩/39氩年代测定法和古磁学方法对现研究阶段和中新世晚期(1000万年)之间部分进行研究。总的地质研究需要了解:岩石圈发展过程、火山和地质构造运动、盆地发展过程、沉积岩形成过程、古代环境、阿瓦什中部裂谷谷底及邻近的阿法尔裂谷西部边缘发现化石的年限。

埃塞俄比亚阿瓦什中部的多学科研究揭示了人类起源和演变的新信息。古生物学家、地质年代学家、地质学家正在通力合作,确定非洲过去600万年自然、生物和技术变迁过程。这项研究将提供全球气候变化、古代早期人类生存环境、非洲之角地质演变等诸多方面数据。研究目标包括非洲最早的含人类化石的沉积岩。研究组将发掘阿瓦什中部沉积物,力图发现440万-520万年间的人类先祖化石。在裂谷西边的踏勘行动已经发现了更古老的沉积岩。主要工作,对这些岩石进行放射性年代测定,从中挑选动物残骸,直至发现更古老的人类化石。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阿瓦什河谷是非洲大陆最重要的古生物学研究遗址之一。在该遗址发现的远古人类化石可以追溯到400万年以前,为人类进化史研究提供了坚实的证据,改变了人们的传统认识。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发生在1974年,当时挖掘出土的52块人类骨骼化石使得我们重组出了著名的卢西古人类遗址。


上一篇: 圣米歇尔山和圣米歇尔湾
下一篇: